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蓦然回首

岁月沉淀善良,抚平多少爱恨情愁;淡泊多少功名利碌。说真话做善事,人生潇洒走一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  

2017-01-04 23:32:04|  分类: 一个猜想几多血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

  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        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       2014年4月2日,本博在网易首个博客帐号被永久封禁的两天前,应邀参加了星子母亲的九十寿宴。多年前星子母亲离开中国回牙买加,曾发誓不再回害苦她大半生、至今没人向她道过歉的广州市五中。两年前,星子也因对社会政治前景悲观而到加拿大女儿处定居去了。如今她们祖孙四代全都回到祖国来了,也回到广州市五中!

        广州市江湾大酒店偌大的二楼,聚集了数百名前来为她祝寿的亲眷、朋友与当年五中的师生、员工。他们中不乏美术、音乐界艺术家、企业家、社会各领域的成功人士。如同父母亲,无论美丑与优劣,生我长我的祖国是无可选择的。世界上恐怕没有疼爱父母的儿女,能冷漠地看着父母在可治的疾病中悲惨地死去!

       据说现代生命科学已经能够用手术置换基因,但人类的智慧仍未发现超越光速度改变时间不可逆转的一维性。生命,是承载着爱恨情愁的时间运动过程 。虽然飘零在大洋彼岸的异国,游子依然心系着故土!

        正是这份舍割不去的情愫,令星子母亲回国度过其九十寿辰;正是这份舍割不去的情愫,令她没听医生的苦劝,搁置九十高龄仍在拟写的回忆录。也正是这份剪不断理还乱的情愫,令本博虽曾心灰意懒、拂袖而去,却又蓦然回首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───2014年5月25日重新发表题记

       “天下无不散之筵席”,莫说宴会,连“牛栏”也如此。
        1969年春,“牛鬼蛇神”中的教职员工,被驱赶到“五七干校”;星子是学生,留在学院,只有孤独陪伴她。 
        每天清晨,星子往学院后勤处报到,接受劳动安排:清洁校道、打扫卫生、搬运台椅,或者到学院农场割草喂鱼。
        孤独,把时间展延得很长很长。但难熬的不是白天,而是黑夜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同届的同学,早巳分配离校了。她被命令搬到69届女生宿舍,与4个学生同居一室。
        独自被4个人恣意歧视的屈辱和痛苦,短时间不难忍受,长时期却委实难熬!
        冷嘲热讽,是家常便饭。听着她们谈笑风生,星子却必需屏气敛息。否则露出一丁点笑容,被觉察便会招来怒目而视,仿佛她们的美味佳肴,被投进恶心的秽物。她们的眼神,在时时提醒星子:与她同居一室,既是她们的宽容,也是她们的耻辱。
        当她们发现与星子独处时,歧视便变成了恐惧,急急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到饭堂吃饭,只要星子坐下,没人敢坐到这饭桌来,仿佛她的身上,带着易感的烈性传染病毒。
        只有一个人例外,她是马教授15岁的小女儿,在学院食宿的海施。
        她亲近星子,从不畏惧从四面八方投来的鄙夷目光。不幸,是一种精神激素,它催熟了海施未成年的心智!
        原本幸福温馨的五口之家,如今孤零零的,只剩下了她!孤独,本能地需要释放痛苦,更何况她才15岁啊!她常常边吃饭边低声倾诉,让星子知道她家庭惨烈的悲剧——
         海施的母亲,身体本来就多病。1966年“文革”的折磨,令她的健康迅速恶化。1968年底清理阶级队伍时,精神饱受凌辱,叠加肉体病痛,超过了她的承受能力。在充满对人生极度厌恶、绝望与困倦的遗书中,海施的母亲淌下了她最后的泪水,留下了她对丈夫、女儿的眷恋、祝福与愧疚,她终于选择逃脱苦难,撒手人寰!
       “畏罪自杀”,是当年掌权者对这些不幸人儿千篇一律的判决,无论他们是德高望重的开国功臣,还是微不足道的百姓草民。
        本该美好的人生,珍贵的人生,享受的人生,被糟蹋成生不如死,需要寻求解脱!没有坚强意志和毅力便活不下去的社会,违反了生命的自然本性!
        海施的两位姐姐去年底到海南岛当“知青”去了。不久前的一天,山洪爆发,二姐海晨为了那些猪的安全,与20位知青喊着“一不怕苦,二不怕死”,坚守猪场。她用16岁的花季生命,告诉世人:她不是“狗崽子”!她有权利抬起头、挺起腰平等做人!她是“可以教育”的“无产阶级革命接班人”!她用16岁的花季生命,谱写了一曲那荒唐年代“人不如猪”的哀歌!
        当军垦农场的人来到华南师院慰问烈士家属,狠心的专案组,居然不许马教授与他们见面,不让他了解含辛茹苦养大的女儿,离家几个月的劳动生活与遇难细节!只同意转交抚恤金。
        马教授在“牛栏”的几个月间,一下子失去了心爱的妻子和女儿!成语里没有“肝肠寸断”,但除了这个词组,我无法恰如其分地形容他内心的悲惨世界!
        他伸出颤抖的双手,接过专案人员转交女儿贱卖生命的380元!
        善良正直的马教授,仰天呵,无言;欲哭呵,无泪!
        人性呵,你在哪里?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  人,是人类社会的主体,其他的一切都是客体;人性──人的自然属性与社会属性的总称──是人类的本性,尽管文明的进化,永远无法彻底改变承载动物原始本能的遗传基因。
        追求美好的生活和自由幸福,是推动人类社会发展的动力;人性的真诚、美好、善良,是人类社会不断走向文明进步的社会矛盾运动的内因。
        即便在那人性被扭曲、被践踏的荒唐年代,黑暗中时时处处闪烁着人性的善良光辉。从星子悲惨的视角,看得尤其真切。
       “文革”前,华南师院学生饭堂一桌8人,四菜一汤,周末不仅加菜,还有酒助兴。“文革”以来膳食越来越差,至1969年,人人排队领饭菜,餐餐“三代同堂”:椰菜(爷)、薯仔(子)、酸菜(孙),外加一块肥肉。人们倘领到一块瘦或半瘦的,便是幸运。但星子领到的,却总是瘦肉。开始时,她感到莫名其妙,百思不得其解。时间长了,从那些并不熟悉、厨房职工们温和善意的微笑中,星子读到了简单、明白的原因:“我们能为你做的,就只能是这些。”
        1969年夏天,外语系召开严宽大会。“军宣队”领导人宣布对星子的处分:开除共青团籍,行政记大过,保留学籍,与69届学生一起等候工作分配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星子不敢奢望的“宽大处理”。在一片肃静中,她愣了好一会,才记起人们按规定程序在等待着她喊“感恩”口号。
       “毛主席万岁!”她事后惊诧当时自己喊出的声音,怎敢那样微弱、那样沙哑?
        此后,星子回到系里与69届学生一起复课学习。但她仍被视为“另类”:老师不会提问她;同学没一个理睬她。她往往整周难得说一句话,成了会说话的哑巴!
        转眼又是秋天,69届学生被安排到佛山市石湾耐酸陶瓷厂劳动一个月。
        浸淫在英雄主义和理想主义教育中长大的星子,从来都“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”,习惯以共青团员的模范行为,当好同学的表率。更何况昔日的学生干部,巳成今天的另类学生,怎敢怕苦偷懒?
        一周后的一次晚餐,星子的双手,又累又痛,几乎捧不起饭碗。广播器里传来对她的表扬:“星子不怕苦,不怕累,不怕脏,专挑重活干……”
        星子如遭当头棒喝,当即连饭也吃不下,夜里连觉也睡不着! 聪明的星子,预感相当准确。
        翌日下班后,车间召开由学院带队主持的批判大会。主持人首先进行自我检讨:“由于我没有活学活用《毛著》,阶级斗争觉悟不高,没有事先向大家交个底,让工人同志们知道星子是个有现行反革命罪行的人,导致工人阶级被星子的伪装革命蒙蔽了!星子骗取工人的信任,用心险恶,罪该万死!”
        接着主持人不无激情地说:“现在我们重温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教导。打开《毛主席语录》第38页,学习第一条。我们最最伟大的导师、最最伟大的领袖、最最伟大的统帅、最最伟大的舵手毛主席教导我们说,一二三,念!”
       “千万不要忘记阶级斗争。”音量不大,而且低沉,但是所有与会者的声音。
        随后,主持人宣布由工人阶级代表批判发言。话音未落,一位青年工人捧着稿子结结巴巴地念。文字顶别扭的。
        没人再发言,尽管主持人耍尽激励的手段,都无法调动起工人们批判星子的热情。长时间尴尬的冷场之后,主持人无奈地宣布散会。
        令人唏嘘感慨的是,学生们离去后,大多数工人却围着星子没有离开。
        刚才还嚷着要买菜煮饭的老大姐,拉着星子的手安慰道:“姑娘,别理他们。不要怕!”
        提供广播表扬材料的,是劳动中手把手教星子的何师傅。她比星子年长一两岁,却已有七八年的工龄。
      “怕什么?到我家里吃饭去!”何师傅亲热地搂着星子的腰,推着她往家里走。
       早巳习惯了孤独与屈辱的星子,早巳羞于在人前流泪的星子,陡然泪流满面。内心恰如打破了五味瓶子!酸甜苦辣、喜怒哀乐、爱恨情仇,她怎个说得清?
       来自于工人群众的这种朴素感情与人性关怀,在自身难保的知识分子中,不容易感受到。
       星子在她最近由《佛山日报》推荐、在佛山市各大书店上架的《历劫芳华──我的文革岁月》上写道:“我那时没有完全放弃自己,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这种来自祖国人民的爱护,让我看到一丝希望,因而有勇气顽强地活下去,等待着云开雾散的一天。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天以后,何师傅冷落了正热恋的男朋友,每天晚饭后都来找星子去逛街、散步、谈心,对师院领队和其他学生的愤怒、奇怪目光,不屑一顾。
        她们手挽着手,亲如姐妹,无所不谈,她们自由地走在石湾的大街上。星子多希望这劳动,无限期地延长下去。
        或许诚实正直的星子,至今未敢揣测当年的人心是否如此险恶:为这短暂欢愉付出的代价,竟是即将降临的更大灾难?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13年后,星子重回佛山,何师傅巳是3个孩子的母亲。阔别重逢,热泪盈眶,她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!
       “我回来了,我再也不走了!”星子对何师傅说。“我要把余生献给这美丽的小城,我的感恩之地!”
       “滴水之恩,涌泉相报”,是我们这代善良人的一大特点。
        她兑现了这有如茉莉花般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承诺,放弃了后来人生机遇中让多少人垂涎三尺的种种选择,在佛山教师进修学校执教10年,培养了大批合格的中学英语教师。完成这艰巨的师资培训任务后,又在佛山一中,为大学不断输送优秀的英语人才。 
         更令人唏嘘感慨的是,她现在本该在加拿大定居的女儿孙子中享受天伦之乐,颐养天年,如今却仍在佛山市的家里开设高考英语补习班。她舍不下这淌满了血泪的故土,她舍不下这些孩子。烛光啊,烛光!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二十一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74)| 评论(12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