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蓦然回首

岁月沉淀善良,抚平多少爱恨情愁;淡泊多少功名利碌。说真话做善事,人生潇洒走一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八) /作者:展超  

2017-01-02 21:12:18|  分类: 一个猜想几多血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八) /作者:展超 

        星子的单人牢房撤销了,她从二楼被押上三楼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羁押着40多名“牛鬼蛇神”,星子是唯一的学生。
        她明白自己的问题越来越严重,她不能再回到同学中去了!
        两间囚室,隔着走廊相对着。男室是“文革”前的化学实验室,每人在一尺宽、瓷片铺面的实验台上,白天写检查,晚上睡觉。夜深人静,时常突然听到重物坠地后的嘟囔声。
        女室,连星子只有四人。除了中文系党总支书记,还有外语系资料员和学院图书馆的职员。
       “牛栏”有严格的纪律:既不准过问别人的案情,也不准把自己的案情告诉别人。
        每天,除了用餐、睡觉,便是各自交待检查,学习“毛著”,偶尔集中读“两报一刊”社论,接受训斥。
         偌大的两间“牛栏”,40多名“牛鬼蛇神”,却鸦雀无声得如同没有生命的世界。只有看守者来回巡视的单调脚步声,不时打破那死样的寂静。
        “牛鬼蛇神”被囚禁于“牛栏”,是“文化大革命”独特而遍及社会各个角落的政治生态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特别检察厅统计,“文革”中受迫害的“牛鬼蛇神”多达744554人,其中迫害致死的34766人,接近5%,受株连的超过一亿人!
        关于“文革”冤死的数字,1980年邓小平曾沉痛地回答意大利女记者法拉奇:“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,那可是天文数字,永远也统计不了,因为死的原因各种各样,中国又是那样广阔。”他举了一个经典冤案:云南省委书记赵健民被诬为“叛徒、特务”,投入监牢。仅此一案就牵连了138万多人,打死了17000多人,6万多人被打残。
        据专家们的保守估计,“文革”中非正常死亡者达773万人。诸如星子的祖母,显然不在被统计之列。
        数字,在强权脚下或许只是一堆枯燥乏味的抽像概念。但是,这每个“1”,都是一个个有血有肉的鲜活生命;这每个“1”,都是整个世界;这每个“1”,都有爱恨情仇,都是一个精神感情的天地;这每个“1”,都牵扯着多少家庭、多少人的生活幸福与命运;这每个“1”,都是与始作俑者同样唯一而宝贵、不可复制的生命;这每个“1”,其生命都该同样平等,同样有尊严,同样具有不被随意剥夺、不可让渡的权利!    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1968年底,星子入住的“牛栏”,社会基本人的权利指数已从接近零有了些微回升。
        她无需享受父母亲早期进“牛栏”的待遇:戴高帽、剃阴阳头、挂牌子、跪地、游街、遭毒打,甚至有些人被吊飞机、趴地舔食呕吐物……大抵从来没有一条真正的牛,在牛栏里遭受主人如此的虐待!
        不时有家属获准来探望,虽然在专案人员严密监视下,什么也不许说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从不指望有亲属来探望她。父母亲生死未卜!未成年的弟妹无家可归,衣食无着!对亲人们的牵挂,一刻也未曾离开过她的心头!但身陷囹圄,徒呼奈何!
       11月6日午后,专案人员在房门口厉声喊道:“星子,到办公室来!”
       星子打了个寒噤:不知又要把她怎么样?绝境中的人,遇事习惯性地不敢往好处想。
       她战战兢兢地跟着走向办公室。
       门开了,两个熟悉的背影,同时站起转过身来。
       天哪!我的弟弟妹妹,你们怎么也被抓进来?
      “姐姐……”弟妹不约而同地小声喊道。
      “星子,你的弟妹快要下乡了,今天来向你告别。”专案人员冷冰冰地说,“你们听清楚,不该说的话不准说!”
        才一个月没见面,他们都消瘦多了!星子按捺住泪水,情不自禁的双手,上前拉着弟妹。
      “星子!坐到对面!”吆喝的人大抵没有兄弟姐妹,不知人世间有种骨肉相连的手足之情!
        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不知哪些该说,哪些不该说,索性什么都不说,免得被吆喝让弟妹难受。
      “姐姐,我分配到始兴县,过几天就走了。”弟弟打破了沉默。
      “始兴县在哪里?”
      “在粤北山区,再往北走便是湖南了。”弟弟停了一会,话语里流露出满肚子委屈:“本来广东京剧团需要我,后来不知为什么又不要了。”
      “好,有工作就好,到哪都一样。”星子违心地说,也只能这样安慰弟弟。
      “妹妹过两天也下乡插队了。”
      “插队?到哪里插队?”对年幼的妹妹,星子不能不担忧。
      “姐姐,我们学校分配去惠东县,正好是我们祖籍的家乡。我和几个同学一个小组,一起生活,您不用挂念我。”一直盯着姐姐没说话的妹妹,有点兴奋地说。她不知那未曾回过的家乡,是怎样的穷乡僻壤;不知在那里等待着她的,是怎样的艰难困苦。但她恨不得立即结束在广州无家没娘的流浪生涯,离开这令她痛苦和屈辱的地方!
       “好,好……”无奈中,星子除了连声说好,还能说什么?
        专案人员不时地看表,提醒他们见面时间快结束了。
        聪明机敏的妹妹,站起来要往厕所,星子领着她。那跟随着的男看守还有点脸皮,没勇气进入厕所。
       “爸爸妈妈都在监狱,我们不能去见他们。”妹妹轻声而快速地说,“您什么时候能放出来?”
         此刻,星子再无法按捺自己,搂着妹妹在她耳边呜咽:“您们要照顾好自己,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去,一出去便立即找您们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从厕所出来,弟妹被命令立即离开。
         走廊上,弟妹俩一步一回头,星子只能倚在门旁目送。3双瞪得大大的眼睛,3个紧紧咬着牙的嘴,3张被悲伤扭曲得变形的脸。厄运的残酷,让他们过早学会了把泪水往肚里咽!
        他们怎样也弄不明白:为什么儿时让他们痛恨旧社会和反动派的电影镜头,竟从银幕上走下来,如此野蛮地闯进他们本该幸福安宁的生活?
        回到女牢,离开看守的监视,星子终于再也忍耐不住,伏在床上咬着被子痛哭了!
        她哭弟妹,身无分文,如同一叶孤舟,飘离曾经充满宁静温馨的港湾,前面等待着他们的,不知有多少狂风恶浪?不知有多少漩涡暗礁?
        她哭祖母,平凡而慈祥,为躲避折磨竟阴阳两隔,孤独地惨死他乡!
        她哭父母,一生清白,辛勤奉献,正直善良,却受尽冤屈凌辱,被无辜投入监狱,弄得如此妻离子散,家破人亡!
        她哭自己,前路茫茫!
        蔡书记走过来,轻轻地拍拍星子的肩头……
        待到夜深人静,女室的4个脑袋,又悄悄地凑在一起,互相鼓励:天大的困难都要顶住!无论如何都要活下去!
        蔡书记,是15岁参加革命、红小鬼出身的“三八式”老干部。尽管不在同一个系,“文革”前星子听过不少关于她有点传奇的革命斗争经历,对她很尊敬。据说她性格直爽,又有点高傲,得罪了不少人。“文革”一来,她就被戴上不少帽子:走资派、叛徒、特务、老反革命。她丈夫是广州军区的高层领导,却保不住她。
         她一再被批斗,昔日的神采飞扬,被斗到现在的可怜巴巴,剃掉了一半的头发上,盖着一顶遮丑的同志帽。滑稽,但没人感到可笑。
         每次被批斗回来,她身上青一块紫一块,惨不忍睹!
         一天深夜,她对星子说:“小林,你说我怎么办?在国民党监狱中,我曾写过悔过书。那是当时组织为了保存革命力量同意的。历史巳经作了结论,不算叛徒。但现在他们要我承认曾经叛变,是叛徒,不承认便打。如果我承认了,可能就不再被斗挨打了。唉!真难啊!”
       “你不能承认是叛徒。”星子仍然这样直率。
        外语系资料员李某摇头叹了一声,说:“好汉不吃眼前亏,赶快承认算了。再斗再打下去,你顶不住最终还得承认。再者,是不是叛徒也不是他们说了算,运动后期会有结论。”她的建议,显然是历次政治运动中总结的经验。
        李某在东北读书时,集体参加过“三青团”;其丈夫是学院有名的校医,因抗日战争时期担任过国民党的军医,如今也成“牛鬼蛇神”,关在物理楼。她担心着家里两个未成年孩子不能自理生活。
         学院图书馆的李某某则未婚,徐娘半老,风韵犹存,据说因“红杏出墙”的两性问题成了“牛鬼蛇神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君不见“样板戏”中的革命者,都是孤男寡女?那年月,只有“牛鬼蛇神”,才有多姿多彩的“性问题”。诚然被尊为“神”的,即便夺人爱妻,又另当别论。    

         星子庆幸 换了“牛栏”,尽管白天在专案人员监视下不许说话,但深夜里可以悄悄说。灵魂的孤独,是最折磨人的。
         然而星子没料到,不久后她被尊敬的老大姐们叛卖了!
      

      【转载】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八】 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八】 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八】 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转载】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八】 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2)| 评论(18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