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蓦然回首

岁月沉淀善良,抚平多少爱恨情愁;淡泊多少功名利碌。说真话做善事,人生潇洒走一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五)/作者:展超  

2016-12-28 12:54:25|  分类: 一个猜想几多血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五)/作者:展超

        1968年10月初,南国的酷暑,仍然固执地迟迟不肯逝去。社会政治环境生态的深秋,却携着悲凉萧杀,提早匆匆赶来。
        一天,星子在课室被通知回宿舍。
        两个“工宣”尾随着星子进房间,命令她把所有物品打开接受搜查,不容拒绝地取走他们认为可能成为罪证的日记、信件和照片。
        随后,星子被命令收拾铺盖、牙刷毛巾、衣物,跟他们走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被押进学院化学楼。这里关押着全学院的“走资派”、现行反革命分子、被审查人员。
        他们走进二楼的一个牢房。说它是“牢房”,因为当年还未发明“防盗网”,窗户却全被铁网封住,靠墙壁处用书桌拼成一张大床,其它除了四面墙壁,空空如也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被命令不准离开这里一步,上厕所也得报告,让人跟着。
       “他们怕我逃跑,抑或自杀?”星子想:“笑话!我能跑到哪里?我又何需自杀?”
      “星子,你听着,今天我们把你关进来,实行无产阶级专政,是因为你犯了罪。党的政策,历来是 ‘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’!从现在起,你要彻底交待罪行,争取从宽处理。如果顽抗到底,只有死路一条!”中文系一个“东风派”头头恶狠狠地训斥。
         他们丢给她一叠纸,星子在这里唯一能做的事,只有“交待”。
         睡觉,星子被两个“东风派”的女同学夹在中间,真有点象如今麦当劳的汉堡包。
        这种无需司法机关批准、非经司法机关执行、由基层单位对本单位成员剥夺人身自由的强制行为,当年美其名为“监护”。

         审讯与交待,循环交替着构成星子长达两个月的“监护”生活。
       “1967年某月某日,你到过市教育局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去年的事,我怎记得那么具体,哪天去过哪里?”
       “你顽固到底,只有死路一条!”审讯者破口大骂:“你要挟郭科长,为你父亲和一批历史反革命分子翻案!好大的狗胆!”
       “我要求市教育局,重新审查文革初期被送回乡下教师的问题。”
       “你有什么资格提出要求?”审讯者把台重重一拍,吼道:“滚回去!老老实实详细交待你那天的翻案活动!”
        星子天天“交待”,如实写下为百多名老教师争权利、讨公道的详细过程。
        随着“斗批改的深入”,全学院掀起了批判星子“反革命罪行”的高潮。
        楼外在揭发,楼内在审问。

      “今年某月某日,你对李某说过:林彪搞‘形式主义’,搞‘个人崇拜’。是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记不起来了,可能有吧。”星子是一个顶诚实的人,扪心自问,思想既有这样的认识,说过也并不奇怪。
        自从懂事以来,无论学校和家庭,都教育她必需诚实。殊不知还未迈出校门,诚实几乎要了她的性命!“你竟敢诬蔑我们最最敬爱的林副主席!好大的狗胆!就这一条,足够判你15年徒刑!”
         沉默,死一样的沉默。
        “某年某月某日,你在宿舍说过我们伟大的旗手江青同志‘没水平’?”
        “可能说过。”星子心直口快。

       “你想不被判刑,就赶快交待所有的反动言论!”
         星子必需按他们的要求,回到那牢中把审问的内容,整理成自己交待的罪行材料。
         让星子不能接受的,是有些揭发材料,纯属捏造。
       “我根本不认识这个人,”星子容不得冤枉:“我没说过这样的话。”
       “敌人不投降,就要他灭亡!”审问者拍着桌子骂道:“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!你承认也罢,不承认也罢,革命群众对你的揭发,铁证如山!你不承认,就是誓与人民为敌,只有死路一条!”
        谩骂不成,便恐吓:“我们巳确认了的揭发,你不承认就只会罪加一等!到时后悔也来不及了!给你交待的时间剩下巳经不多,下一步是司法机关来办你的案,你就等着判刑吧!”
        星子害怕被移送到司法机关,尽量按他们的要求“交待”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渐渐明白:只要他们要你承认的,你不承认也得承认!他们可以长时间周而复始地用同一问题折磨你,直到你精神崩溃,低头认罪。
        这是一种把人折磨到生不如死的精神暴力。既然生不如死,只求解脱,哪里还需坚守?

        政治系助教关某,一个满脸横肉的汉子,镶金架眼镜的后面,闪烁着一双令人不舒服的小眼睛。他是星子厌恶而又畏惧的审讯者。
       “你认识谢泉吗?”
        星子早巳把同谢泉一起为教师平反的问题交待清楚,他怎么问得这样奇怪?星子没回答。
      “怎么不说话?难道你不认识他?”眼镜后面那双不怀好意的小眼睛,令星子浑身起着鸡皮疙瘩。
      “认识。”
      “你与他什么关系?”
      “同学。”
     “同学?恐怕不只是同学关系吧。”
     “是……”
     “是什么?是恋爱关系吗?”
     “是。”
       小眼睛把身体往后挪了挪,靠在椅背上,狞笑着,露出很享受的样子。
      “你们的恋爱到了什么程度?”
      “我们都是真心实意的。”
      “我不是问这个。”盯着星子的小眼睛一眨不眨,停了一会,大抵在思考怎样让“性感”的问题披上斯文的外衣。

       “你们日夜相处,身体怎么接触?”
        身体怎样接触与你何干?星子咬着嘴唇,没作声。
      “你不老实交待,以后会后悔的!”
      “我们……”星子白皙的脸被臊得通红。她虽然恐惧,但少女的羞怯,令她没有勇气向一个陌生的男子,坦露难于启齿的隐私。
      “你不说,我也知道。你们不但接吻、拥抱,还有更亲密的接触。”小眼睛的脸上,堆起猥亵的笑容,显然陶醉在“儿童不宜”的想象中。
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星子避开他的目光,低着头。
      “没有?没有什么?”猥亵的笑容更猥亵:“谢泉巳经交待了。没有的话,他不会坦白的。”
       星子相信,谢泉不会交待无中生有的东西。
       小眼睛不舍的追问,如同精神强暴。星子当时不懂得什么叫做“意淫”,只感到一阵恶心,想吐。

        被侮辱的自尊心愤怒了!星子提高声量,竭力摆脱他无耻的纠缠,结束这越来越不象话的“审问”:“你不信,我可以到医院检查!”
   

        一天傍晚,星子被告知今晚回外语系接受批斗。
        晚上8点钟,两个月来星子第一次离开化学楼二楼,被专案组两人押回外语系。
        大教室里,早巳坐满百多师生。
       “打倒现行反革命分子星子!”不大的空间,口号声震耳欲聋!
        星子被带到最前面,命令低头接受批斗。
        她闭着眼睛。在这样的场合,面对昔日的老师同学,无论善意抑或恶意,她都不愿留下任何感官的记忆印象。
         两个“东风派”男同学愤怒的批判后,是一个熟悉的女声。
        天哪!是媚兰!
        她读着“批判稿”,声音低微而颤抖,甚至掩饰不住哭腔。

        她在一年级年末口试,面对几位老师怯场得要哭,如今被迫着在大庭广众中,向挚友违心地投井下石!
       无论媚兰说什么,星子都不会对她怨恨,此时只为媚兰痛苦、难过、愤怒!
      
人性,被凶残地扭曲!
       人性的弱点,被培育,被放大,被鼓励!
       叛卖,是其中最丑陋的一种。
       不愿分裂的完整人格,诸如遇罗克、张志新、林昭、王申酉、顾准、杨小凯……面临的是被敲碎的厄运!
        媚兰说些什么,星子半句也没听到。
        接着,“东风派”头头尘某声嘶力竭地叱骂!骂星子反对他们最最爱戴、身体永远健康的林副统帅,骂星子反对他们伟大的旗手江青。他愤怒!愤怒得星子真担心他会把语言付诸行动,将她打翻在地,再踏上一只脚!然后吊死、油炸!
        批判的高潮,发生在斗争会结束前的总结。
       负责总结的,是“东风派”的陆某。
       陆某是星子的同班同学、出身工农家庭的“红五类”。
       文革前,在不断升温的政治氛围中,基础差的工农学生被额外辅导。星子是班长、学生会的学习、宣传部长,被指定每天一对一帮助他练习口语。在陆某的口语进步中,不知耗费了星子多少的心血。  
         一年级暑假期间,他给星子写了一封信,星子没回复。谈话有的是机会,何必写信呢?
         陆某又不惜路遥,独自从市郊的学院到五中找星子。这在异性交往相当保守的上世纪六十年代初,令星子的父母感到惊讶和不安。
        不过,热情好客是星子的传统家风,星子和家人们都没怠慢他。
       “文革”中,陆某竟对星子及其父亲大打出手,欲置之死地而后快!
        有恩无怨,何来如此仇恨?
        莫非葡萄架下狐狸的龌龊心理?但即便最坏的狐狸  ,也不会把吃不到葡萄的葡萄架毁掉!

       1978年,一位当年参与迫害星子的同学,专门找星子道歉。他说嫉妒和追求不遂,是陆某带头迫害她的原因,虽然陆某曾辩解,他找星子是为了向她弟弟学琵琶。
      
 啊,人呵人!
         陆某的总结,极尽侮辱之能事,并上纲上线尽把星子往死里推!
       “你们知道这是什么?”末了,他得意洋洋地把几张纸高举过头,向大家高声问道。
        一片寂静中,全场的目光,都聚焦到这几张纸上。
      “这是谢泉的揭发材料!”
       犹如晴天霹雳!星子的脑袋“嗡”的一声。
      “谢泉是谁呀?”陆某阴阳怪气地自问自答:“他是星子自以为最爱她的人!现在星子巳经众叛亲离,连她最亲密的人都觉悟了,揭发她把工农子弟拖下水的卑鄙罪行,宣布和她断绝一切关系!”
       陆某边说边把这些纸,恶狠狠地丢到星子面前:“你看看,这是不是谢泉写的?”
       是谢泉的字迹!
       星子打了一个寒噤,感到天昏地暗!感到天旋地转!  

       陆某往后说的什么,她全听不到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     浑身好象散了架似的, 星子感到没有一点力气。她拖着沉重的双腿,被押回到她的牢房。
        两个月的关禁和种种折磨,没有打垮她。因为她的心里,有一炬希望之光,照亮着她的一个顽强信念!
        只要能活着,就有和谢泉团圆的一天!就能够开始他们新的生活!彼此深爱着的人们,即使再穷再苦,也是幸福的!无论怎样的艰难困苦,他们既有勇气、也有能力去克服!
        性格开朗的星子,总相信未来是美好的。
        如今谢泉离开她了!再也见不到他了!人生的艰难险阻,星子只能自己孤独地面对!
        希望之光熄灭了!曾经支撑她的信念倒塌了!
        她并不怨恨谢泉,她知道他一定遭遇难以想象的惨痛灾难,一定受到无比巨大的压力,因而令他不能不痛苦地选择放弃!一个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,不是无限的。
        一连几天,星子没说一句话。她背向看守者,泪如泉涌。
        她恨!恨制造灾难、夺走她幸福的人!
        谁?
        她不敢想。
        被悲伤与绝望折磨了几个不眠之夜后,星子的头上,现出了白发。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 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五)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五)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五)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10)| 评论(26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