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蓦然回首

岁月沉淀善良,抚平多少爱恨情愁;淡泊多少功名利碌。说真话做善事,人生潇洒走一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  

2016-12-27 19:17:20|  分类: 一个猜想几多血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 

        1968年8月中旬,虽然大学的课程并未完成,华南师范学院开始“文革”中的首次“毕业生”分配。当年城乡社会二元化管理中有条分配政策叫“社来社去”,非广州市户籍而且参加了“旗派”的谢泉,休想留在广州市。他被分配到离广东省中山县不远的斗门中学。
        暴风雨即将来临的预感,给星子与谢泉的离愁别恨增添了多少忧虑与悲伤!
        广州长途汽车站场里,南来北往的人们熙熙攘攘。
       “别担心我,”星子强抑悲痛,故作乐观,脸上露出勉强挤出的微笑。“我能顶过来,一切都会过去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遇到什么事情都别怕,”谢泉安慰道。“一定要写信告诉我,我会想办法的。记住呵!”
        热恋中的情人,有说不完的话,诉不尽的情!
        他们的双手紧紧握着,久久不愿松开。 谢泉最后一个上了开往斗门的长途汽车。
        汽车开动,星子追出站场。车子拐了个弯,在她的视野中消失了,星子失魂落魄般呆呆地站立着一动也不动。
        他走了,带走了星子深深的爱,留下了魂牵梦绕的思念!
        孤独的路特别漫长,星子终于回到学院。愁肠百结,不想吃也不想睡,她孤零零地坐在床沿上。
        这里,再也没有谢泉每天到来前的热切期待与温馨心情!
        这里,再也听不到他们约定在楼下的单车呼唤快乐铃声!
        这里,再也看不见他那一米七六的熟悉身影!
        这里,再也没有温暖的怀抱,慰抚她其实也很柔弱的心!
        这里,再也没人可以尽情地倾诉她内心的爱恨情愁!

        这里,再也没人能够帮助她撑起这个支离破碎的家!
        他走了,星子的心里空洞洞的,什么都没有!
        莫非刚消逝的青春快乐,只是噩梦中一段甜蜜的美梦?
        她走出了美梦,但却走不出包裹着美梦的噩梦。
曾经的甜蜜,令痛苦更苦涩!文学家在作品中喜爱追求苦乐的落差效果,或许爱捉弄人的命运也有这种艺术嗜好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弄不清自己是梦醒,还是在梦中? 

       或许,人生就是梦。
        ……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往昔朝夕相处,如今只能在信上互诉衷情了。
        未足一个月,谢泉来信说,斗门中学开始“清理阶级队伍”,气氛十分紧张!这几天发觉有人在暗中监视他,恐怕以后连写信都困难了。
        不久,星子接到谢泉的长途电话,约定周六晚上在媚兰家里见面。
        别离才一个月,谢泉显出星子从未见过的憔悴与疲惫。
      “你怎么这样消瘦?”星子心痛极了,抚着他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。
      “我刚踏入斗门中学,就感到气氛不对头。”谢泉愤愤地说,“工宣队领导看我的神气,有些异样。”
      “大概他们在你报到之前,就了解到些什么。”
      “他们对我说,已掌握我与你为牛鬼蛇神翻案的活动情况,要我彻底老实交待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走后,学院里天天开会学习。接着人人要检查在‘文革’中所犯的错误。尤其要我交待成立批资平反委员会、为教师平反的事情。”
       “连我哥哥也听说我们这事情了,他很不高兴,说这可能影响到他的前途与婚姻。”谢泉抑制不住担忧和内疚!
        但他更担忧的是星子:“他们来势汹汹,你恐怕很难过关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显然,市教育局已把他们为教师平反的黑材料,送到学院,要求追究。
        对于“知青”,离开学校“上山下乡”,似乎就结束了“文革”。然而这场“十年浩劫”一直延续到1975年毛寿终正寝才终结。在“消除派性,实现大联合”、“全国山河一片红”的虚伪喧哗声中,血统派忙着收获“秋后算帐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星子与谢泉设想事情发展下去的种种可能,并为自己完全没有能力逃脱迫害、只能坐以待毙而黯然神伤。
        窗外,响起上早班途人的脚步声。天边,渐渐现出一抹鱼肚白。
      “假如您没有来宣传队,不认识我,你今天不会遭受这些罪……”沮丧中,星子凝视着她深爱的未婚夫,漂亮的眼睛闪着泪光。
        谢泉连忙用手捂住她的嘴,把她拥到怀里。
      “您到斗门后,李某与您有联系吗?”星子记起宣传队里一位中文系的漂亮女生,一直苦苦追求谢泉。
      “前几天我收到她的信,说您的问题很严重,劝我赶快与您断绝关系。”谢泉回答,“我没有理会她。”
      “连中文系的人都知道我的问题很严重,看来我在劫难逃了。我可不能再连累您了,谢泉,我们分手吧。”星子的泪光闪烁着真诚。
        她喜爱【俄】车尔尼雪夫基《怎么办》中的主人公,与本博不谋而合认同小说中“合理的利己主义”伦理观念,明白爱一个人,不仅仅是占有,而且更多的是奉献,是让爱的人获得人生最大最多的幸福。
        谢泉把她抱得更紧,仿佛在与厄运争夺星子似的。
        天越来越亮了,谢泉不能不立刻赶坐第一班车回斗门去。
       “回去以后,他们会限制我的人身自由,可能没机会再来广州了。说不定连信件也有可能被没收,您写信小心点吧。”
        谢泉不幸一语成谶!而且星子后来知道:他们今夜的约会,巳处于别人的有效监控中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想起他们相爱的日子,想起他们美好的憧憬,想起他们青春的权利,一切都被如此野蛮地剥夺,心如刀绞,不禁失声痛哭。谢泉一边为她抹泪,一边比她哭得更叫人揪心!他们甚至忘记了房间里,还睡着媚兰与众多弟妹。
 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“再迟就坐不上车了。”星子抹去泪水,挣脱出谢泉的怀抱。

        走出门口,谢泉把星子推回屋里:“别送了,您一夜没睡,快休息吧,况且也不安全。”
        昏暗的路灯下,街上冷清清的很少行人。高大的楼房,如同幢幢鬼影。在朦胧的晨曦中,谢泉依依不舍,一步一回头。星子倚在门边,目送着心爱的未婚夫渐行渐远……
        他们都盼望着能早日再见面。
        别了!可是谁也没想到,此别竟是漫长的15年!
  
      在健康正常的社会环境,大多有情人都终成眷属。但在那荒唐岁月的凄风苦雨中,多少盛开的艳丽爱情之花呵,或无果地绽放,或结出苦涩的青果!山盟海誓,柔情蜜意,谱写的竟是一曲曲凄楚动人、撕心裂肺的哀歌!
   

        1983年,谢泉几经曲折找到星子的通信地址,寄出阔别10年后第一封声泪俱下的信。
        随后,他的妻子也来信,称这些年来,丈夫常常半夜喊着星子的名字哭醒……
        岁月的风雨,虽然无情地浇灭了心中曾经的青春激情,但时间沉淀而成的生命瑰宝,却深深地紧锁在心灵的深处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在回函里深情地说:“……我永远珍惜您曾经给我的关爱,祝愿您全家幸福!”

        末了,她赠给他一首诗——
        昏天黑地时,风雨十年前。
        我家遭劫难,豺狼欲吞咽。
        母如案上肉,父似丧家犬。
        弟妹皆被打,祖母毙于村。
        我如一孤雁,无力挽狂澜。
        孤苦无缘处,幸而遇清泉。
        凛冽寒风中,破家何凄然。
        君心似烈焰,替我挡寒严。
        无奈风暴猛,君亦被牵连。
        从此分两地,何处觅君情。
        云开雾散时,相依巳无缘。
        知君有家室,两儿伴膝前。
        愿君多珍重,相会自有时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──2015年 11月20日夜第二稿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四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5)| 评论(20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