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蓦然回首

岁月沉淀善良,抚平多少爱恨情愁;淡泊多少功名利碌。说真话做善事,人生潇洒走一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三)/作者:展超  

2016-12-27 03:35:48|  分类: 一个猜想几多血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    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三)/作者:展超

        南国盛夏,似火的骄阳一早喷薄而出,瞬间便升起。星子的心,却不断往下沉!

        楼下传来一阵吆喝声。星子探头窗外望去:几个“工宣”押着一位男学生走过,稍有不从,无情的棍棒打在身上。
        她与妹妹不敢离开房间,惦挂着谢泉和弟弟。
      “工宣”上楼来了,逐个房间搜查。
      “星子!”一个“工宣”拿着名单,站在门口大声喊道:“哪个叫星子?”
        担心的事,终于来了!星子的目光,示意妹妹走开,别受连累。
      “谁是星子?”那“工宣”进房来:“站出来!跟我们走!”
       刚才还后悔昨夜没当机立断,马上离开学院,现在星子却把心一横:他们既要抓我,被抓是迟早的事,躲得了吗?我没干坏事,为什么要躲呢?
       她深情地望望妹妹,毫不胆怯地站起来,跟着他们下楼。
       两个大男人,拿着棍棒尾随一个弱女子走着,多滑稽!
       星子在高中时当文工团长,设计过类似的舞台场景。她自小爱好话剧,而且喜欢扮演慷慨激昂的革命者角色。
       她象被国民党军警抓住的共产党员一样,昂起骄傲的头颅,挺着高耸的胸脯,走在熟悉的校道上。
  
       生活不是舞台,现实没有那么浪漫。
       星子被押到一间平房,这是从前的教工工会。
       里面几十名“旗派”的学生、教职员工,早巳一排排地跪在水泥地上。
       碌逐有人被押进来,喝令跪下。星子的头稍抬起,被打,粗暴地按下。她没看到惦念着的谢泉和弟弟,就跪在她的不远处。
       有人不甘受辱而反抗,后果是皮开肉绽,头破血流!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国的“跪文化”,根深叶茂,源远流长。 跪拜,作为君臣、父子的常礼,也不过是百余年前的事。
   
    “跪下”,即便是当今,依旧是不少警察对违法犯罪嫌疑人的惯用口语。
       我对当今“跪下”的解读,是知罪、悔罪。
       但
下跪,体现了人格的不平等。纵使违法犯罪,依法应当受到惩处,但人格的尊严,不应当被剥夺。
       我国现行法律,既没有规定违法犯罪嫌疑人必需下跪,也没有规定不许违法犯罪嫌疑人下跪。
       于是,法律的无不许可,给违法犯罪嫌疑人留下了下跪的空间  。
       封建强权之下,没有人格的独立,更谈不上人格的平等。从封建社会脱胎而来的“官本位”社会中,人格平等,只是有识之士的善良企盼。屈从,往往是无奈的选择。君不见,多少民工含冤受辱,2003年广州才出了个以死抗争的孙志刚;君不见,多少司机无辜受罚,2008年上海才出了个断指明志的孙中界!
      

       整整一个白天,这百多人就这样跪着!
       没吃没喝,膝盖越来越痛,只能用双手撑着地面,减轻膝盖的压力。
       星子不时被狠狠地踢一脚屁股,打一下头。
       她不明白,这些与他们无怨无仇的“工宣”,为何如此凶狠?
       倘若颠倒角色,或现在称的换位思考,她无法想象自己会这样打骂和折磨“东风派”的同学与教职员工。
       人的尊严,被蹂躏而迸发的屈辱和愤怒,掩盖了她的饥饿与困倦感。
       这是中国华南地区培养人类灵魂工程师颇负盛的高等学府!
       这些人类灵魂工程师和准工程师,被随意骂,被任意打,被恣意剥夺人的起码尊严和权利!
       这些塑造灵魂的灵魂,被如此摧残,将来还能完整、美丽地塑造灵魂么?谁能保证受损的灵魂,不会产生病态的设计?
       当年照相机属珍稀的奢侈品,没能拍下这惨不忍睹的人格历史照片。否则可为那“纪念堂”将改建的“博物馆”,提供观赏性很强的宝贵收藏。
       这百多位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们,“被”奴才般跪着。何等壮观!
      
这壮观,令人联想那渐行渐远的“喳喳叫”年代。虽然头上的辮子剪了,但思想的辮子却仍很长很长。
       强权与奴性,是互为因果的封建专制社会双胞怪胎。
      人格的卑微,滋生出丑陋的奴性。暴力践踏弱者的人格尊严,与其趾高气扬、着魔般的个人崇拜,一脉相承。    封建主义的这些显著特征,在“文革”中表现得淋漓尽致!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这跪着的百多人,都先后被“工宣”提审一次。
       轮到星子了——
      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      “星子。”
      “你知道自己犯了什么罪吗?”
      “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 “你是‘旗派’坏头头,快交待你的罪行!”
      “我不是头头。”
      “不准抵赖!”审问者把台一拍,喝道: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!”
       除了谩骂与殴打的病态欲望获得满足,他们什么都得不到。
       傍晚,星子他们象囚犯般被赶上大卡车。围观的“东风派”学生,不仅幸灾乐祸,还动手打人。
       车子不知开往哪里去?
       沿途,押车的一个“工宣”,不知为什么不停地用棍棒打一个学生!
       在革命与暴力划等号的时代,那令人毛骨悚然的惨叫声,仿佛是令人亢奋的时代进行曲!
       车子把他们载进一个军营。
       晚餐后,一个军官模样的人来训话:“同学们,今天让你们受委屈了。毛主席教导我们说,革命不是请客吃饭,不是做文章,革命是暴动,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行动,当然有过激行为。你们是犯了错误的人。等会儿送你们回校,要好好检查交待自己的问题,回到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上来!”
       残酷的身心折磨之后,这和风细雨温馨得令人掉泪。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返回学院宿舍,星子的妹妹,早巳在善良的同学掩护下逃离学院。
       一个无家可归的少女,,她会到哪里呢?
       星子身心交疲,却一夜无眠,惦挂着可怜的妹妹。
       此时,妹妹同样惦挂着姐姐哥哥。她孤苦无助地踯躅街头,没有目的,也没有目的地,不停地走着、走着,从白天走到黑夜,从黑夜走到白天……
       家呵,你在哪里?
   
       媚兰,星子的同班好友,文静而优雅、善良而胆怯的姑娘。她的父亲,是一位正直刚强、见义勇为的善良人。
       听完女儿讲述星子一家的不幸,他愤愤不平。
      “如今星子弟妹连学院都不能住了,昨晚她妹妹流落街头!”媚兰对父亲说。
      “这怎么行!你快去找她,找到就带来我们家住。”
       ……
       自此,星子的弟妹便住在媚兰家,得到家人般的关心呵护。
       媚兰的父亲,独自抚养3个儿女,本来家庭经济就很拮据,如今多了两张口,更困难了!
       更不幸的是,这样的“好景”也不长!媚兰的父亲被办公室同事诬陷:他在报纸上不经意写的几个字,与报纸印刷的文字,罪该万死地组成了“反动标语”!
       于是,两家人的唯一家长,以“现行反革命罪”,被关进广州警备司令部黄华监狱!
       剩下了两家没有生活来源的6个孤儿!
       周日,星子和媚兰一起回家,为了两家弟妹的生活,媚兰操碎了心!
       满屋子的年青人,没有笑声,甚至没有话语,一张张都是愁眉苦脸!
       星子三姐弟在厅静静地坐着,不时听到房间传出媚兰三姐弟抱头的痛哭声。
       星子难受极了!倘能攒钱维持大家的生活,无论多苦多累的活,她都愿意干!
       但那年代,哪里找能攒钱的活干?况且,她每天需回校写“检查”。
       国家《宪法》保障的基本生活权益,即人的生存权,遭受威胁!
       人,到了这种绝境,会做出极端行为。
       犯罪,常常是对不公正社会的仇恨报复。
      幸亏这6个孤儿,都接受过良好的家庭教育。
      良知不允许他们走维克多·雨果笔下冉阿让的路。
      生存的本能,只能在无奈中挣扎!
      听天由命吧!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三】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三】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三】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三】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36)| 评论(20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