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蓦然回首

岁月沉淀善良,抚平多少爱恨情愁;淡泊多少功名利碌。说真话做善事,人生潇洒走一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二)/作者:展超  

2016-12-26 18:09:13|  分类: 一个猜想几多血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十二)/作者:展超

         军队介入“文革”,称为“支左”;进驻学校的军人,被称为“军训团”。名为“军训”,实为“革命”。
        “军训团”首长的孩子,苗正根红,大多参加“血统派”,“军训团”支持“血统派”,该是情理中的事。
        1967年春,“军训团”表态谁“左”谁“右”,公开支持“血统派”,打击“反血统派”。
        是年3月,广州市大专院校和中学,开始向“反血统派”清算,明目张胆地斗学生,加速两派的对立和分化。
        我见不得缺理的野蛮与凶恶,多少次想冲上台为惨遭折磨的同学据理力争,如同曾经与最早的“血统论”宣扬者公开辩论。但对父母家人的顾虑,按捺着我的愚蠢冲动──这虽唤醒本校一些良知却给家庭带来灾难的义举,能改变一个时代着魔般的荒唐么?

        同年4月2日,《人民日报》发表社论《正确对待革命小将》。翌晨醒来,母亲已把我伏睡枱上的文章草稿撕得粉碎。但她不能阻止我回校与一位“红五类”挚友、如今凤凰网友的“三分明月”,贴出“声明”退出被“军训团”恩点的“左”派,加入正被批斗得抱头痛哭的“右派”,全校哗然!
        此后,3月是“黑风滚滚”,还是“东风浩荡”的激烈争论,形成了广州市泾渭分明的“红旗派”和“东风派”。
        在军训团无奈的“大联合”旗帜下,以“毛泽东主义红卫兵”为核心的“血统派”,向害怕冒政治风险的“逍遥派”招手,在组织结构上壮大的同时,淡化了血色的“自来红”骄傲。
        巳失公允的“军训团”,其后无法掌控学校的局势。“文斗”逐步演变为“武斗”。被揪出批斗的“牛鬼蛇神”,在社会无政府状态的两派武斗中,获得暂时的喘息。
        1967年11月6日,“两报一刊”社论《沿着十月革命开辟的道路前进》,提出了毛泽东的“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”。
        1968年春夏之交,“清理阶级队伍”伴随着“复课闹革命”,在全国陆续开展。
        由“东风派”工人组成的“工人宣传队”,口含圣上恩赐芒果的余香,浩浩荡荡地开进“知识分子成堆”的学校。
       “血统派”披上了“革命委员会”的堂皇外衣,对“反血统派”秋后算帐了!学生的“坏头头”被揪出,曾经斗胆支持“旗派”的教职员工,更被变本加厉地批斗!
        在广州市13中,连喊“要文斗不要武斗”的学生,也被“工人宣传队”绑在树上毒打!“三大纪律,八项注意”只约束军人,校园里充满着“红色恐怖”!
        同学中传闻我将是被揪出的第3个“坏头头”。倘非对家人的顾虑,我宁愿传闻成为事实。因为本能的愤怒,巳压倒了恐惧!被虐的痛苦宣泄,或许没有压抑那么难受!
       “怎么检查成了评功摆好?”“工人宣传队”连长和“毛泽东主义兵”头头拿着我的“文革总结”,对我斥责。一年多前表示支持我的班主任,从旁附和。对那位现已辞世的老师,我不忍再说什么。
        我瞪圆眼睛,毫不示弱:“文革中我所做的一切,没有一件违背自己的良知!”对于血腥,我从心理到生理都抗拒,没动过谁一根指头。
        大抵没有批判价值,也明白无法令我承认“受蒙蔽”而“反戈一击”,只好把诸如“冲军区”、“抢枪”之类“想当然”的杜撰故事,塞进我的档案,跟随我后来无奈地“上山下乡”去。
       “上山下乡”的路上,敲锣打鼓欢送的“知青”后面不远,跟着的是“清理阶级队伍”被“疏散”的扶老携幼!
      《文汇报》当年社论《我们都有两只手,不在城里吃闲饭》,差点把十多岁便当教师、从未挑过重担的母亲赶下乡!捧着母亲满是泪迹的来信,我奋笔疾书:“来吧,母亲。我不会让您下田,儿子养您!”
       在小农经济崇拜肌肉力量的生存环境中,我刚放下书本和笔杆,没有力气。但人到绝境,便有勇气。有了勇气,何愁没有力气!
        那个“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”的“世纪谎言”,既有悖人性,也无法自圆其说,更与城市化的社会发展趋势背道而驰。但它有效地掩盖着中国社会的悲哀:城乡二元化社会体制对农村与农民背叛良心的歧视,长期把农村当作城市政治垃圾的填埋场!
   
       “清理阶级队伍”,虽然没有“文革”早期“红卫兵”“横扫一切牛鬼蛇神”的震撼性视角效果,但其规模之广、打击之众、祸害之深、历时之长、手段之残酷,却有过之而无不及!因为这不再是具有自发和随机性的“红卫兵革命行动”,“革命委员会”被赋予执掌政权的职能,拥有不容置疑的无产阶级专政绝对权威;因为除了巳揪出的牛鬼蛇神,两派争斗中暴露出许多该被专政的对象。
       于是,斗胆挑战“血统论”的遇罗克,在天子脚下惨遭围攻、批斗、殴打后,被投入监狱,被毛亲笔批准北京市公安局军事管制委员会判处死刑并执行!
       于是,北京大学女学生“右派”林昭,在上海提蓝桥监狱,用鲜血作墨,以白床单为纸,写下了她对中国前途命运14万言的严肃理性思考后,1968年被秘密枪杀!
       于是,多少人抛弃佛家称为“臭皮囊”的躯壳,怀着对亲人深深的眷恋和愧疚,逃离这个世界,获得无法承受苦难人生的大解脱!
       于是,反绑着双手、戴着沉重脚镣的张志新,被4人仰面按倒在地,一把本用于救死扶伤的手术刀,切进她宁死不肯讲假话的喉管,鲜血四溅!女警被吓得晕倒,她却挺身站立!……昂首挺胸走向大洼刑场,象秋谨!象向警予!象刘胡兰!
      ……
   
        1968年六七月间,住在广州五中的星子妹妹被告知,那由“红旗派”帮助搬回教工村的家,必须限期迁出;其父母亲立刻到邮电学校——海珠区“教师清理阶级队伍集中点”报到,参加被“最高指示”誊为“能够解决很多问题”的“好办法”“学习班”。
        星子母亲岂敢怠慢,马上从中山回穗,与父亲一起遵命报到。按以往的经验,他们以为“文革”进入后期,即将结束。
       搬迁,其实无家可搬。几件家具杂物,堆放到一间不能住宿的小房间。
       看得见摸得着的家,就此灰飞烟灭!
       他们回到华南师范学院,妹妹与星子同床,弟弟住进谢泉的宿舍。
       没多久,星子和谢泉送鸡汤到邮电学校给母亲,被恶狠狠地告知以后不准再来。
       母亲知道凶多吉少,捧着他们送来的鸡汤,淌下百感交集的泪水,难咽啊!
       在邮电学校门口,母亲朦胧的泪眼,呆呆地望着他们离去的背影消失。
       她预感前途黯淡,但怎会想到:此别竟然杳无音信 ,骨肉分离整整三年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八月初的一个夜晚,校园里一个偏僻角落的大树下,星子三姐弟和谢泉坐在石凳上。
       月亮,如恐惧般躲进厚厚的云层。天边,象失火般血红了一大片。夜,静得出奇,连蟋蟀都停止了昔日的吟唱,校园充满台风来临前的死寂。南国肆虐的台风颇吓人,连大树都可以折断,甚至连根拔起!但现在台风前却连一丝风也没有,酷热而潮湿的空气,象被烤过似的,叫人闷热得喘不过气来。微弱的路灯下,这几个焦躁不安的年青人,脸上闪烁着涔涔的汗水。
      “听说今天中山大学和华南工学院都进驻了工人宣传队,”谢泉愤愤地说,声音不大。“还打了学生!”
        星子着急地问:“打什么学生?为什么打?”
      “不知道为什么?用大棍打‘红旗派’学生。”
      “明天他们会进驻我们学院吗?”星子很担心。
        谢泉没回答,擦着汗水。
        沉默了一会,谢泉突然下决心,说:“明天一早我们就离开学院,现在深夜12点多了,大家5点钟起床,起床后立即就走。”
       他们回到各自的宿舍。星子担心父母亲,担心弟妹,担心谢泉和自己。
       心中充满焦虑,她虽然困倦,但辗转反侧无法合上眼。
      “咦,怎么半夜三更那么多汽车进学校?”星子的宿舍就在西区大门旁,听得真切。
       她急忙爬起床来,把头探出窗外。一辆、二辆、三辆……大卡车上载满人!时间才凌晨3点。
       谢泉的判断是准确的,但厄运比他的预料来得更快!
      真后悔昨夜没有当机立断,说走就走!星子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!
      但三更半夜能到哪里呢?况且妹妹曾寄住的伯娘家,不敢再收留他们了。偌大的广州,巳经无家可归了!
      星子端详着甜睡的妹妹,不忍唤醒她。她还这么年幼,年幼得两年多前还向父母撒娇,她不该受这样的苦!
       拂晓,5点钟了,谢泉和弟弟没有来。显然,预定的计划无法实施了!
       楼下嘈杂的人声、脚步声越来越大。星子从窗子探头张望,戴头盔、持木棍的人五步一岗十步一哨。
       她昨夜曾设想种种逃离学院的可能,全部化为泡影!
      “大家注意!”清晨6点钟,高音喇叭响了,反复地吼叫:“全院教职员工、学生注意!进驻华南师范学院的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宣布命令——全院教职员工、学生,一律不准离开原地,等候工人宣传队对你们审查!违者将受到惩罚!”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二】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二】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二】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【十二】/作者:展超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49)| 评论(2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