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蓦然回首

岁月沉淀善良,抚平多少爱恨情愁;淡泊多少功名利碌。说真话做善事,人生潇洒走一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  

2016-12-17 21:15:18|  分类: 一个猜想几多血泪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

      在“文革”的荒唐岁月中,没有什么荒唐的事情不可能发生。
        前天仍是德高望重的革命家,昨日却成“十恶不赦”的“反革命”!
        昨日在家里的慈祥父亲,今天成了“牛栏”里面目狰狞的“牛鬼蛇神”!
        星子父亲在该回家的时候没回家,无误地告诉家人:他被关进“牛栏”了。
        星子父亲教授的语文,本来就是颇具政治风险的“高危科目”,何况他是“内控历史反革命”,更何况“欲加之罪,何患无辞”,被演绎到历史上登峰造极的地步。“清风不识字,何以乱翻书?”的清代文字狱,比之“文革”,的确含沙射影得太露骨了!
        生活,被社会的飓风抛出了正常的轨道!
        他不仅丧失了人身自由,而且被49中“毛泽东主义红卫兵”挥动自行车铁链驱赶着在阳台上跑圈子,只留着半边头发的阴阳头上,淌着淋漓的鲜血。
        戴着高帽子游街,挂着黑牌子与砖头批斗,跪在碎玻璃上……各种各样刑罚的功效,是尽可能的肉体痛苦,尽可能的神经折磨,尽可能的尊严扫地,尽可能的兽性宣泄……
      “文革”后我常常想,那些仇恨者对仇恨对象的仇恨,到底有多少真实成分?

        1967年8月,广州市发生了历时约10天、与两派无关的“打劳改犯事件”,闹市到处吊着被活活打死的血淋淋尸体。据当年有心人的不完全统计,共190多具。即便是劳改犯也罪不至死,更何况本博曾陪同友人到当年事发现场作过社会调查,相当多的被害人都是无辜者。本博汤姓挚友的哥哥精神有点毛病,失踪几天后家人发现当作“劳改犯”打死,他或许是首个被害人。在动辄杀人的残酷中获得快感满足,或许并非独特的广州“文革”现象,但必定在病态的社会环境氛围中才会发生。

       其时我曾象一个冷漠的看客,在学校门口围观,目睹一个被称为“劳改犯”的不明身份中年人,被捆绑在树上用木棒活活打死然后吊起的全过程。仇恨,成为一种病态的社会情绪,浸透到社会生活的每个角落。大抵,仇恨是个人崇拜的狂热从暴力理论中孵化出盲目的罪孽。

        当仇恨成为可以飞横腾达的政治资本,当仇恨成为能够明哲保身的有效防御,人性本能的自私弱点,便成为仇恨的烈火越烧越旺的助燃剂。
        谁掉进那仇恨的陷阱,不在烈火中永生而能爬上来的,是命不该绝的幸运。   

      “历史反革命”加“现行反革命”的星子父亲能够活过来,不能不算是一个“文革”奇迹!
   
       “文革真是一个大舞台,人人都得在台上表演,受害者、反抗者、嫉妒者、诬陷者、报复者,一起上演着惊天动地、血腥的现代罗马竞技场上的博斗。
       “它又是一面镜子,把隐藏着人的灵魂里丑陋的一面,照得清清楚楚,只是当局者迷、旁观者清罢了。”(星子语)
        49中一位教师,“文革”前是星子家的常客。几乎每周星期日,他都来缝补衣服。那年月,缝纫机是最高档的家庭生活设施,不仅价格高昂,而且有钱也买不到。。
        每次,父亲都总要星子祖母多弄点菜留客。  
      “那就却之不恭了。”这位教师也总搓着双手重复着同一句话入席。
        缝纫机放置在全家仅有的一个房间里;饭桌也挤迫得刚容得下全家。
        但是星子父母亲待人宽厚的空间,却没有极限。
        然而正是这位常客,批斗会上振振有词:“你们看林启琪这个反革命、资产阶级反动学术权威,为了拉拢我,经常请我吃饭,他用什么呢?用烧鹅腐蚀我!我立场坚定,才没有被他腐蚀掉!”
        我不知道当时星子父亲有没有回答、怎样回答。
        倘是我,拼死也要回答:“如果我把这些饭菜、烧鹅喂了狗,我知道那只狗至少也会向我摇摇尾巴,绝不会咬我!”

       狗,是最接近人性的哺乳类四肢爬行动物。丧失了人性的人,往往比狗都不如
   
   
    星子母亲,因其丈夫是“双料反革命”,没有理由清白!
       她父母全家都在美洲,更没有理由不是美帝国主义派遣回来的特务。
       她与近30位老师一起,被关进踏满我儿时淘气脚印的体育室。
       白天,她的脖子上挂着“牛鬼蛇神”的沉重木牌,做各种让“红卫兵”想得到的脏累活,挨批斗,受凌辱……夜里,睡在地板上,一任蚊叮虫咬……呵,请恕我无法再写下去,我不忍心想象我那么敬爱的李老师,遭受怎样非人道的残酷折磨!
        她不止一次地想到死。抗议?逃避?或者两者都有。
      “我不能死!否则连50元的生活费都没了。这可是一家人的活命钱呵!”
       儿女们比她的一切更重要,包括生命、尊严、自由……
   
       
在那死亡比生存更容易的岁月,她咬着牙选择后者!
       连邓小平也说过无从统计“文革”中的非正常死亡,但凭我的直观感觉,当年的自杀者,男性多于女性。
        女性,温柔而软弱,但在灾难面前,却往往表现出不寻常的坚强。
         伟大的母爱呵!我从星子的母亲,看到我自己的母亲,看到中国人的母亲!
      “你为什么在深夜收听反动电台?必须如实交代!”这是要命的质问!这是特务的证据。
        质问的人,是星子母亲曾热情地带教过的英语科徒弟。
        曾经的尊敬,曾经的感激,一夜之间便蜕变成怨愤与仇恨!
        后来“落实政策”时核实,那台向亲属借来收听古典音乐的破旧收音机,根本无法接收外国电台。
        但在那个“怀疑一切”的时代,结论往往伴随着怀疑而成立!
       
一个鼓励叛卖、教唆仇恨、助长残忍、允许无耻的社会,是道德底线崩溃了的堕落社会,是与人的本性不相容的冷酷社会!
        
在一片“造反有理”的杀气腾腾嚎叫声中,人们的灵魂在退回丛林里去……

2015年12月6日凌晨第三稿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

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【原创】一个猜想 几多血泪(五)/作者:展超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550)| 评论(1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