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蓦然回首

岁月沉淀善良,抚平多少爱恨情愁;淡泊多少功名利碌。说真话做善事,人生潇洒走一回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/ 作者:蓦然回首  

2014-05-02 15:26:51|  分类: 知青岁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  / 作者:蓦然回首

2013-03-01 03:16:46首次发表于网易博客

        蓝蓝的天上,白云在飞翔,美丽的扬子江畔是可爱的南京古城,我的家乡。啊,彩虹般的大桥,直上云霄,横跨长江,雄伟的钟山脚下是我可爱的家乡。

  告别了妈妈,再见吧家乡,金色的学生时代已转入了青春史册,一去不复返。啊,未来的道路多么艰难,曲折又漫长,生活的脚印深浅在偏僻的异乡。

  跟着太阳出,伴着月亮归,沉重的绣地球是光荣神圣的天职,我的命运。啊,用我的双手绣红了地球,绣红了宇宙,幸福的明天,相信吧一定会到来。

  告别了你呀,亲爱的姑娘,揩干了你的泪水,洗掉心中忧愁,洗掉悲伤。啊,心中的人儿告别去远方,离开了家乡,爱情的星辰永远放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 …… 

         1969年5月下旬的一个晚上, 南京市五中1966届高中毕业“知青”任毅,在他居住的茅草房里,抱着吉他彻夜不眠,拂晓时谱写完了这首歌曲──《我的家乡》,署名“南京市五中知青集体词曲”。
        据说当年凭着这首唱响大江南北的《我的家乡》,知青“可以到处找到朋友,找到吃,找到住。”
        平心而论,这首歌既不敢对权利被野蛮剥夺勇敢抗争,也未敢思考与“知青”个人不幸牵连的整个民族跨世纪的灾难,更谈不上对“无产阶级专政”的国家政权构成什么威胁。它仅仅是宣泄“知青”对家乡的思念,对亲人的眷恋;仅仅是倾诉看不到人生前途的忧伤与迷惘;仅仅是哭泣城乡二元化鸿沟里挣扎着爱情的悲酸与凄凉;仅仅是抒发“知青”游离于工农商学兵的特殊群体、被社会边缘化的落泊与无奈。
       
南粤当年也有“知青”借广东音乐《雨打芭蕉》的曲调,吟唱出更令人心碎、更叫人激愤的《流浪在异乡》。大抵由于粤语方言流通的障碍,令其传播的地域受到局限,广东“知青”幸运地免遭劫难。

        民间歌谣,往往在社会情绪中发酵酿造,并在民间传唱中淋漓宣泄社情民意。《我的家乡》很快便被人拿去传抄,以惊人的速度在“知青”群体中流传开来。
        同年夏收之后,任毅在回南京探亲的客轮上,听到有人唱这首歌,故意询问:“你们唱的是什么?”
      “看你的样子也像是个知青,怎么连这首歌都不知道,这叫《知青之歌》!”那些唱者很不屑地回答他。

        任毅有个同班同学郑剑峰,因身体残疾被豁免“上山下乡”而留在南京,他酷爱组装半导体收音机。一天调试时,他偶然听到莫斯科广播电台播放任毅写的歌,立刻赶去偷偷告诉他。翌日,在相约的下午4点钟 ,任毅来到郑剑峰家,两人躲在小屋里将半导体收音机调到莫斯科广播电台的频率上,果然听到配以小乐队伴奏的男声小合唱、被改名为《中国知识青年之歌》的《我的家乡》。
        任毅顿时脸色惨白,浑身冒汗。他越听越害怕,预感到一场大祸即将降临!
        一个月以后,南京街头“大批判”专栏上,贴满了批判这首被定性为“反动歌曲”的文章。
  
      万分恐惧之中,任毅立即逃离南京,回到江浦县的“知青”点,把自己所有的文字烧毁,惶惶不可终日地等待着厄运降临。多少次噩梦中,他被追捕,被关起来……有一段时间,任毅几乎不敢睡觉,精神濒临崩溃。他实在不愿在这种比死亡更难受的恐怖中煎熬下去了!1969年10月的一天,他背着装上洗漱用具的书包,走到南京市娃娃桥监狱门口,对接待人员说:“我就是《知青之歌》的作者,你们把我抓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接待人员投以诧异的目光,说:“这里也不是想来就能来的。抓不抓你,要有上级指示,现在你先回去吧。” 

       1970年早春,南京市街头到处刷满了标语:“该管的管!该关的关!该杀的杀!”空气中弥漫着骇人的血腥味。
   
     春节刚过,任毅在农历正月十一就离开了南京。他不愿自己在慈爱的外婆面前被逮走,独自悄悄地回到了江浦县农村的“知青”点。

        他的预感没错,回到“知青”点4天后,1970年2月19日夜晚,荷枪实弹的军人们执行张春桥“迅速查清此人,予以逮捕”的指示,砸开了任毅所在“知青点”的房门。茅草房四面被包围,窗外手电筒雪亮的光柱四处扫射,搜遍了任毅的行李及每一个角落后,他被押上一辆汽车,绝尘而去。
        深夜,汽车在南京内桥附近拐了一个弯,忽然放慢速度,驶进了一道大铁门。任毅被推下车,严格地搜查,掠去身上的一切,包括里外所有裤带、皮带、钥匙,据说防止自杀。
 
     “拿去,以后不准说你的名字,这是你的代号。”娃娃桥监狱看守说着扔给任毅一块1寸宽2寸长双层白底黑字的布牌子。上面印着正楷的阿拉伯数字:“3427”。
        从2月19日被捕入狱,到同年8月3日被宣布判刑的5个月时间里,任毅天天被提审。

        审讯人员逐字逐句地审查他写的歌词,光是“生活的脚步深浅在偏僻的异乡”的“浅”字,就审了好几天,逼着他承认当时写的不是“深浅”而是“深陷”。在文字狱处于中国历史顶峰的当年,任毅明白一字之差的命运悬殊──“知青”身上还存在着没有得到改造的“小资产阶级革命不彻底性”,没有“工农兵”那种一往无前的脚踏实地精神,难免脚步会深深浅浅。但是,“深陷”则是对“上山下乡”的政治诬蔑,对毛主席的恶毒政击。
  在这5个月里,任毅被3次拉去“陪绑”斗争。其恐怖气氛,足以令“公判大会”的对象产生面临末日的绝望。不过,随着“陪绑“次数的增加,经验告诉任毅,要被判处死刑的人,拉去前都用细麻绳扎住裤管,防止他们听到判决后大小便失禁流出。
        1970年8月3日,任毅再次被拖去参加全省“公判大会”。当对他的判决词念到“判处有期徒刑10年”,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!他早已作好了最坏的打算,从死刑到无期徒刑全都设想过,惟独没有料到只轻判有期徒刑10年!
        从判决这天起,任毅离开禁锢了他165天的娃娃桥监狱囚室,被押到劳改农场服刑,在那里熬过漫长的3000多个痛苦的日日夜夜。
        任毅后来才知道:1970年5月,他被南京市公检法军事管制委员会以“反革命罪”判处死刑。同年6月,南京市“革委会”同意对任毅的死刑处理意见,上报江苏省革命委员会审批。倘非冥冥中他命不该绝,其“里通外国”的案子没有由毛远新叔侄审批,这位刚满22岁的南京“知青”,必定如同天子脚下的反“血统论”斗士遇罗克一样,生命便永远定格在这个青春烂漫的岁数上了!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 很久以后他才知道,时任江苏省“革委会”主任的许世友,在审批对他的判决书时,发现对这个娃子仅凭一首歌曲并不偏激的歌词就被判处死刑,未免太过分了。测隐之心,让将军的如椽之笔留住了任毅的花季生命。
        为了这首仅仅240字的歌曲,他付出了每个字坐牢14天的惨痛代价,这是比歌曲更感伤、更忧郁、更无奈,也叫人更心碎的噩梦!
         我国政府并无后任为前任过失向被损害者赔偿的民主传统。据说1979年2月任毅被平反出狱,公检法破例赔给他一把新吉他。
        这昂贵的“吉他”呵,我想除了地狱毛骨悚然的哀歌,恐怕难以弹奏出什么美妙悦耳的音乐!      
 
 

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 / 作者: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 / 作者: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 / 作者: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 / 作者: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 / 作者: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 / 作者: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 / 作者: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【原创】命悬一线的《南京知青之歌》作者  / 作者: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 - 蓦然回首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64)| 评论(51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